《斗战神》十大经典剧情创作思路欣赏

  五行山

  主题:

  寻找迷失的自我

  经典台词:

  问菩萨为何倒坐,叹众生不肯回头。

  设计意图阐述:

  整个五行山的故事就是一个寻找迷失自我的故事。从玩家本身,到五行山最大的反派伽蓝神将,故事都从迷失自我和寻找自我这两个层面来展开。

  玩家作为一个普通人,在从新手村出生之后,莫名其妙的的被打上了一个奇怪的印记,这个印记没有带给他幸福和快乐,反倒带给他一头雾水,他迷惘、无助,似乎从前的自己都不是自己,前面的路怎么走?接下去何去何从?表面上来看,他似乎在寻找取经人的足迹,往深层次了解——我到底是谁,这个问题其实才是其实他真正在寻找的东西。

  我们再来看看玩家最大的对手,伽蓝神将。当玩家第一次在老太太的茶摊,在梦境中饮下老婆婆的茶水时,他在五百年前的梦境里第一次碰到了伽蓝神将,这里有一句很容易被大家忽视的台词,当孙悟空叫他的名字的时候,被他打断,孙悟空笑着反问了他一句:“你连你是谁都不敢承认……”

  与其说伽蓝神将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谁,倒不如说他羞于提及自己是谁,伽蓝神将作为天上的神将,虽然被仇恨蒙蔽了头脑,但是从他最本真的内心来讲,他是极不认同现在这个自己的,所以,他伪装成其他人在这个地方生活,他甚至做了很多好事,来掩盖自己内心的罪恶感,我们用这种表相来寓意他对于自己的不承认。因此,这一个故事里最大的反派,其实从本质上来讲,也是一个迷失了自我,不知道自己是谁的人。

  伽蓝神将和玩家,其实是一人的两面,一个人迷失自我,最终寻找到自我,走回正途。而另一个人迷失自我,却越走越远,他蒙蔽自我,欺骗自我,任务中有这样一个情节,他所丢失的三个灵魂,只有一个愿意跟他回去,从心理分析的角度来讲,这是因为他的本尊选择了忘记与逃避。

  我们常常说“从高潮看统一”,整个五行山,无论正邪的人物,都是用迷失自我这一条线统一起来的。我们展现了迷失自我的两个面,然后用我们的立场来弘扬我们所要向玩家弘扬的。

  一直到最后,我们都没有把最大的谜底揭露给玩家——伽蓝神将究竟是谁?在这里,我们可以告诉你,他是一个很牛逼的原著中存在的人物,我们在今后会有史诗任务来交待他的前世今生。

  最后,如果你认真的读过我们的文本,您一定知道玩家在寻找自我的过程中,对这个世界认知的三个阶段,众生为何低头向前,却不回头——“不肯”——“不忍”——“不敢”。

  少年时候,我们坚决要与幼稚告别,不肯回头;等到稍微年长,我们自以为成熟,觉得虚度了光阴,不忍回首那些错误不断,坎坷残酷却又美好的青春年华;逐渐老去之后,才渐渐明白,我们其实只是不敢面对从前那个善良纯粹,甚至还有理想的自己。

  这不是神话或者游戏,而是人生。

  福陵山

  主题:罪与罚的困局

  从表面看,福陵山似乎是一个讲述符咒师与猪头人世代恩仇的故事。

  追溯到数百年前,天蓬元帅麾下的银河水师围剿妖兵不利,被天帝责罚,下界转世为猪。然而这只蠢笨的猪妖,居然在人世间图得家业。在天蓬洞房花烛夜时,天帝派下符咒师降咒:既然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要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一只猪,那——就通通都变成猪吧!不巧的是,天蓬在自卫过程中杀死了施咒的符咒师首领,符咒师只好滞留在人间,不停的寻找时光法阵希望能回到过去,救活首领,回到天庭。

  符咒师对猪头人既残忍又渴求,他们蔑视地称猪头人为畜生,进行残忍地屠杀,又希望从猪头人口中得知天蓬守护的时空法阵下落。猪头人对符咒师既恐惧又崇拜,他们在符咒师的重压之下苟延残喘,只求能保住性命,抓来符咒师在祠堂内塑成金身,奉于上天。

  这两者间复杂感情已经超越了简单的猎人与猎物的关系。当两个看似对立面的势力身怀对上天不同的理解与崇敬,一个认为只要活着等到天蓬取经归来解除天罚禁咒;一个则害怕被上天放逐和抛弃。

  对命运以及信仰的畏惧、对本身艰难境地的改变与妄想,让困守于福陵山的两方作出了相同的选择——置对方于死地。也就是说,从两方关系的开始,就为寻求一个命运的变数,导致了争斗与牺牲。

  人之命在天,无天地,恶生。 天地者,万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养以成。天神除七情绝六欲,世间人拥有太过复杂的人性而被神所诟病与质疑。这是属于世间的罪与罚,唯一的出路是默默的忍受、去甘愿承受刺激,和而得后生。如果不能做到,就是一种原罪。这是来自上天赐予,血迹斑斑残忍的慈悲。

  金山寺

  主题:上天给你一扇打不开的窗

  金山寺是唐僧西行取经的起点。

  然而,经是什么?唐僧为什么要取经?是谁让唐僧去取经?唐僧取来的是什么经?

  自从初始的众神意识苏醒,并且由高等意志“女娲”创造了众神之后,在漫长的岁月演进里,这些世界的统治者逐渐分化成不同的派系,其中以掌握了“悟”的西天之神和精通“修”的东天之神为力量最为强大的两派。在西天佛祖的带领之下,尽全西天之力,编写出总计三藏十二部万物运行之法的典籍,唤作“经”,西天企图利用“经”中所述之法管理并控制整个世界的运行。

  唐僧为什么要取经?

  唐僧是金蝉子的转世。这位最有希望继承佛祖衣钵的人,因为质疑神对人类命运的控制盒愚化,情愿毁去了自己的神识与灵蕴,转头道人世间成为一个普通人,以示自己和时间最苦难者站在一起的决心。即使在金山寺的结尾,唐玄奘也没能真正了解他执意西行取经的最终目的。他的师傅——玄奘前九世的化身,只为一念之执,决意西行了九次,失败了九次。

  是谁让唐僧去取经?

  金禅子和佛祖打赌:是有人可以超脱神的手掌的。但孙悟空却失败被压五行山下,金禅子也自毁了佛体和道行,转生成为一个凡人,失去了之前的所有力量与记忆,唯一存在他心中的只有普度众生的执念。于是,他开始了一场伟大的求索真理的远行。只是这场远行并不如他所想的那么远,漫天神佛早为一行取经人划分了界限,并设计让他们接近真理之前就倒下。

  玄奘取来的经文是什么?

  因为这一世的取经人下落不明,至今还是个谜。这个谜团,我们会在故事快结尾时告诉你。

  平顶山

  经典台词:

  “命里注定的双生,究竟是喜还是悲?”

  出处:平顶山主线任务

  策划阐述:

  在《西游记》原著故事中,金角银角的故事是滑稽、诙谐的,正如这两个妖怪的身份是太上老君的两个道童。但孩童的身份却并不等于平顶山就应该表现为一个低龄化的故事。

  平顶山在《斗战神》的世界观设定中是个具有重要意义的地方,因为它是第二章《人参果之谜》的核心“人参果树”的源头所在。此山原名为尖峰山,乃是一处钟灵毓秀之所在。在尖峰山顶,有一株“灵根”,这灵根能成双成对结果,食用得双果者不仅灵蕴成倍提升,更有机会练得第二元神。也因了这“灵根”的“双生之力”,此山辐射之地界生灵,均以双胞之体诞生于世。这株“灵根”被一位云游的地仙所发现,他以强大的法力将灵根连山拔走,移植到了他的道场——五庄观之内。

  于是尖峰山变成了平顶山,原来根须所在之地,便成了如今的天坑树洞。没有了“灵根”逸散的灵力,“双生”的力量逐年消失,生灵们皆生活在失却双生灵蕴的恐慌之中。以莲花村为代表的人类,通过双胞胎通婚的方式延续力量,而天坑树洞根须精为代表的妖族则寄希望于找回灵根树冠,让平顶山重回昔日的景象。

  在“双生”的这个大背景下,我们试图讨论的是“给予”与“索求”这对矛盾共同体。

  玩家初入平顶山,首先卷入到灰狐与白狐之间的矛盾中。这两派狐狸的政权争夺起源于灰狐族“老狐狸”地位的改变。原来,当年那位地仙拔走人参果树时,有两颗果子落入了在树下小憩的狐狸腹中。老狐狸生下了金角与银角,这两个孩子因为灵根所化、血肉滋养,因此极为俊秀聪慧,遂被太上老君相中成为服侍左右的道童。狐母鸡犬升天,一时引来信众纷纷,成就了其今日在狐族中的地位。

  这看似是上天的“恩赐”,却并非她们想要的。作为母亲的老狐狸,宁愿不要什么狐王的地位,只期换得再见孩儿一面的机会。而天宫,对于思念母亲的孩子而言,更是一座巨大的牢笼,金角银角尝试过无数次越狱,都以失败告终。直到“西行大计”设下,他们被当作“棋子”布在棋盘中,老君才让这两个孩子在他眼皮底下“逃走”。可作为惩罚,金角银角再不复当年人见人爱的清甜模样,逃到凡间的他们因诅咒而变成了丑陋的怪物。于是,母子三人便躲在了莲花洞中共享天伦。

  然而,下凡之后的金角银角永无宁日。因为他们被派下界的使命,就是让取经之人死在西行之路上。这似乎就是一个玩笑,即便他们已经躲在了洞中,即便他们根本无心阻拦那些西行者,可命运总把他们推向风口浪尖。

  由于金角银角实力的强劲,玩家在45级之后才会接触到莲花洞副本。于是,我们选择在平顶山的莲花村用另一个故事来隐射这“给予”与“索求”的矛盾——

  为了延续双生之力求得长生,莲花村的人自古定下了双胞胎通婚的风俗。可就在秦氏兄弟与姚家姐妹联姻的前夕,却爆出秦家二少爷玉卿公子被狐妖所惑,大逆不道逃婚的插曲。

  同时,双峰山上的一颗槐树妖木怜生,为了与自己钦慕的姚家女子在一起,三百年来不断修炼化为人形,只欠一具双胞肉身。而秦玉卿的肉身则是他最好的选择。

  秦玉卿因双生之体的枷锁,深陷延续双生之力的责任与对爱情自由追求的两难中,最后他与心爱的狐妖共赴黄泉,而将肉身留给了对双生之力苦苦追求,却求之而不得的木怜生。

  “命里注定的双生,究竟是喜还是悲。”——借木怜生之口,我们听到了秦公子的叹息,而这,又何尝不是,金角和银角的叹息呢?

  而金角银角与清风明月又有什么关系呢?那就请参见万寿山的故事吧。

  女儿国

  经典台词:

  女王:“虽不能自由的生,但终能自由的死,多年来,我们所求的不正是这一天么?”

  公主:“不,这仍是他们定下的命运。我们要那上天知道,哪怕是死,女儿国也绝不屈从你们的安排!”

  出处:女儿国主线任务

  策划阐述:

  在传统西游记的故事中,女儿国代表的是“爱情”。由于最终未能成就女王与唐僧的姻缘,因此,用“爱情的憧憬”来概括女儿国是最好不过的。

  《斗战神》对女儿国故事的设定以此为源,但不限于此。因为从原著故事的抽丝剥茧中,我们能得出大量被忽视的信息。

  为什么这个国家全部是女人?她们如此渴望爱情,却为何不离开这个国家?她们到底是对爱情的渴望,还是由“情郎”这个“外来者”引发的对“新鲜人与事”的渴望?唐僧师徒四人的出现对这个国家是否产生了影响,他们的离去是否会改变这个国家的命运?当许多年之后,玩家再次来到女儿国,又会给女儿国带来怎样的契机?

  结合《斗战神》故事线的前因后果,我们围绕“爱情”的主题,对女儿国重新定义:

  女儿国中的女子,她们曾是天宫中仙女,因思凡犯戒而被王母贬下凡间。她们被关在一处叫“结发界”的结界中,虽然葆有仙家的青春容颜,却被剥夺了自由,永世无法踏出结界一步。女儿国中流传着这样的传说——如果有人能给予她们真正的爱情,那么她们的罪便得到救赎,就能与心爱的人一同离开这座囚笼。

  但被剥夺自由并非最残酷的惩罚。

  在女儿国中有一条“子母河”。女子们需在每年的“开河夜”祭奠之上,饮下河水受孕怀胎。若怀上的是女婴,则留在国中抚养,若是男婴,女子们则需饮下聚仙庵的落胎泉水,将男婴活体催生。催生之后的男婴,则被送往万寿山五庄观,在血肉坛中酿制成“血婴”,以供养因移植而变异的“灵根”——“人参果树”。

  而“人参果树”所结下的具有丰沛灵蕴的“人参果”,自然是落入了幕后黑手——镇元大仙和西王母的囊中。原来,所谓的“惩罚”不过是一个借口,在合法名目下建造一座婴孩生化工厂才是目的所在。那么,只要拥有真爱,便能从结界中出去的传说,自然就是一个飘渺的谎言。

  在女儿国中,知道真相的有三人。一个是早已退位的女王,一个是现任执政者公主。以及一个关键性角色——“鱼龙”,和他的故事。

  “鱼龙”在尚未变成一尾鱼之前,曾是一个深爱公主的人类男子。由于信奉“真爱”之说,公主因未能走出结界而坚信男子对她的爱只是谎言。为了证明自己的情感,男子断然跳入子母河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因怨念不消散而附身在巨鱼体内,变成了会人言的鱼精。鱼龙之死,令女王和公主洞悉到“真爱”传说的虚伪,那么打开结界的唯一途径,便是“力量”,需是超越结界设立者的强大力量。

  而据说,那身怀烙印,能超越生与死、不在五行中的遣神者,便是拥有比神更强大的力量的人。可不知何故,作为遣神者的唐僧师徒,并没有替女儿国打开结界,甚至一去经年、音信全无……

  唐僧师徒的离去断了女儿国借用遣神者力量的念想。女儿国接下来的路怎么走下去,母女二人因性格的差异导致了抉择的差别,更引发了国民间信仰的矛盾,而这也正是玩家来到女儿国时所看到的情形。

  为了国民不至绝望,女王仍然宣扬“真爱”之说。但面对无法踏出结界的事实与国民期盼的压力,她选择了逃避,将自己关在玩偶冢中不接受任何人的觐见。

  “要想打破结界,只有拥有力量。”自公主登基依始,这个坚定的女子便决定走上一条可能会令国民唾弃的道路——积极与镇元大仙合作,签订协议,提高婴儿产量,并于“人参果”分配中占有少量分成。她要通过人参果变得强大,然后以一己之力打破结界。为了取得镇元大仙的信任,她甚至献出了自己的亲生骨肉……

  作为新一代遣神者,玩家循着“灵根”的线索来到女儿国。从御史琴舞(公主势力代表)与翩翩(国民势力代表)这两姐妹在“开合夜”(典型时间)当天爆发的矛盾纠葛切入剧情。

  公主势力逼迫国民生产(矛盾核心),妹妹翩翩无法摆脱命运,于是撞井自杀,引发了玩家对国民的深刻同情,进而投身到反对公主暴政的反抗势力中。

  鼓励生产的公主,被称之为“蜂后”,而反对公主的势力则自称为“灭蜂者”。灭蜂者信仰“真爱”之说,她们希望女王复辟,推翻公主统治。但,表面看似正义的灭蜂者却陷入了信仰的癫狂中。她们拦截所有途径女儿国的男子,希望从他们身上获得爱情,而一旦测试无法出去,她们便愤恨男子虚伪的爱意,残忍的将他们杀死。长此以往,灭蜂者失去了辨别情感和是非的能力,成为了恐怖的“蜂女人”。

  通过一连串的主线任务,借由玩家双手,化解了公主势力与灭蜂者势力的矛盾。也因玩家遣神者的身份,令女儿国的人民对自由燃起了新的希望。

  在故事的结尾,全体国民来到结界旁,在结界打开的那一刻,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原来,只要踏出结界,女儿国的人便会失去仙身,迅速的衰老、死亡。

  “虽不能自由的生,但终能自由的死,多年来,我们女儿国所求的,不正是这一天么?”女王坚定的迈出结界。

  “不,这仍是他们定下的命运。我要让那上天知道,即便是死,女儿国也绝不屈从你们的安排!”公主向天空呐喊。她似乎听到了天空中传来戏谑的嘲笑。

  雷鸣声起,天空中天兵部队大举袭来,镇压这群叛逆的女人。看来,女儿国再无安宁之日,而玩家也将与女儿国人民站在一起,迎接未来的挑战!(女儿国主线任务结束,流言任务开启,主题为玩家帮助女儿国人民反抗天兵)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在游戏中体现玩家对一个国家命运的改变,我们给女儿国这张地图制作了几个相位。玩家初到此处,会与公主为首的官兵势力敌对,与灭蜂者为友。在后期,则会推进官兵与灭蜂者联手,抵御共同的敌人——天庭势力。在不同的相位中,NPC、怪物与玩家的阵营不同,所处的地理位置与分布也不同。充分体现了故事设计的真实感。

  万寿山

  经典台词:

  “果然是头上三尺有神明,可神,究竟都干了些什么!”

  出处:万寿山主线任务

  策划阐述:

  在万寿山的青山绿水之下,一直掩盖着一个血肉模糊的真相。当看到人参果树下的血肉坛,玩家将第一次意识到:看似高高在上绝对正确的神佛,并不像他们自称的那样美好。

  第二章的故事核心是人参果之谜。玩家为了免遭印记反噬而死,必须快速提升自身力量,除了刻苦修行之外,还需要短时间内吸收大量的灵蕴。人参果,这个传说中吃一口便能长生不老的仙果,便成了玩家追寻的目标。可是一路走来,玩家没见到一个因吃人参果得到永生的人,反而亲眼见证了四圣林四树精的悲剧、郁察山无头真君的丑恶、平顶山莲花村丧失双生之力的痛苦……这一切,都和那棵神秘的人参果树有关。

  原本的天地灵根,为何会引发如此多的悲剧?玩家带着满腔的疑惑来到了万寿山,不想万寿山早已是一副人间炼狱的景象……

  万寿山梧桐镇,依靠着人参果树与五庄观的名气,原本是远近闻名的求子福地。可玩家来到此地却发现,这个原本宁静富庶的小镇遍地是痛哭的父母。他们都是带着刚刚出生的婴儿来此还愿,一觉过后却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孩子了。愤怒而痛苦的年轻父母涌向镇长家,要求讨一个说法。可镇长为了照顾梧桐镇的香火,态度粗暴地将这些人拒之门外。

  玩家帮助一对来自莲花村的苦命姐妹调查孩子失踪的事件,发现是万寿山的灵妖所为。这些灵妖原本是野生的善良精灵,为何会突然变异成血妖?在协助竹叶灵妖清理了异化的血竹妖后,绿竹妖队长告诉玩家,灵妖之所以会异化,全是因为吸收了清水河的河水。这条河现在和它的名字已完全不相符,河中翻滚着污浊的混水,还散发出浓厚的血腥臭气。

  玩家本想寻找万寿山土地问个明白,可土地老儿进入万寿山后山后一去不回。玩家只好先和大堂刑侦科的奕衡一起调查河水污染的源头,在取样了几处河水后,污染源终于找到了,正是玩家苦苦寻找多时的灵根——人参果树。

  为了搞清人参果树出了什么问题,玩家冒险进入万寿山后山。然而果树没找到,却发现了被囚禁在后山的土地老儿。土地公告诉玩家,婴儿丢失与河水污染,都是五庄观所为。他恳求玩家为万寿山生灵除掉此一大恶。

  至此,玩家对人参果树的态度,就彻底改变了。原来,苦苦追寻多时的力量之果,其实根本就是邪恶之果。可五庄观内究竟有什么样的秘密呢?镇元子为何需要那么多婴儿?人参果树的根须为何会冒出污血?这一切,其实早已在平顶山的故事中就埋下伏笔。

  大家都知道,镇元子手下有两个道童,分别叫清风和明月,他们与莲花洞中的金角银角一样,都是人参果化成的。当年,镇元子把人参果树移植到五庄观后就发现树上有一金一银两个果子。他满心欢喜地期待会化成两个聪明可爱的孩童。可金银果子一落地他就发现不对劲:这两个孩子虽然漂亮,却不会说话思考,如木胎泥塑一般没有丝毫灵气。

  了解平顶山剧情的玩家定然已经猜到:没错,金角和清风、银角与明月,他们才是真正的兄弟俩,是两对双生的人参果。在一次蟠桃宴上,镇元子看到师兄太上老君身边的金角银角,模样正和自己的清风明月一样,他也终于明白了个中缘由。原本在天宫中,镇元子就处处被太上老君压着一头,才负气下界为地仙之祖,可没想到,自己苦心挖来的人参果树中的最精华部分,还是被太上老君弄去了。而人参果树由于换了水土,也再也孕育不出双生的灵果,更糟糕的是,人参果树似乎丧失了自行吸纳灵蕴的能力,在渐渐枯萎……

  无论是出于对师兄的报复,还是对灵蕴的渴望,人参果树都是镇元子唯一的筹码。只要重塑人参果树,他不惜一切代价!

  细心的玩家将会发现,在莲花村有两个孩子,也叫清风和明月。莲花村村民都是双胞胎,可这两个孩子生来就是独子。她们的母亲因为在即将生产之时听到有个老人在喃喃“清风……明月……”,因此得名。实际上,那是镇元子偷走了这两个孩子的兄弟,为他的两个道童塑造精魂。清风明月得了这两个人类孩童的精魂,终于有了初步的灵识。镇元子将他们训导得忠心耿耿:只要谁敢对父亲和人参果树不利,杀无赦!

  这次实验的成功,让镇元子信心大增。他发现,婴儿所蕴含的纯净与强大的灵蕴正是他所迫切需求的。那么,既然婴儿能重塑清风明月,为什么不能重塑人参果树呢?……

  只要……有足够的婴儿,那么五庄观,将成为一个大型的血肉工厂。人参果树上,就会源源不断地掉下让满天神佛垂涎欲滴的美味——人参果。

  鹰愁涧

  经典台词:

  泾河公主:现在想想,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光,竟然是在那个囚笼里。

  南华仙人:泾河公主的囚笼是仇,三公主的囚笼是情,甚至她所等待的金蝉子,也在他所谓大道的囚笼里。芸芸众生,谁不在囚笼之中。

  小白龙:她始终保持着眺望的姿势,眼中是百年后的光景。

  出处:蛇盘山主线任务

  策划阐述:

  白龙马在《西游记》第十五回“蛇盘山诸神暗佑鹰愁涧意马收缰”中并不华丽的登场,并终于第一百回“径归东土五圣成真”中于化龙池内化为“八部天龙”,历经十万八千里,九九八十一难,成为五圣之一。它因纵火烧了玉帝赐的明珠,被父告其忤逆而命悬一线。在蛇盘山又因为饥饿难耐误食了唐僧的白马,而锯角褪鳞化为三藏的坐骑。虽然此后原著中对它的惜墨如金。但从已经画下的寥寥数笔中,它很难不被归入悲情的角色。

  但我们,想要一个痛并快乐的故事。从父子失和、庶出的猜测、获罪事件背后的真相、量刑公允与否等各种脑补中跳出来,写一个简单的人,嗯,不对,一条简单的龙的故事。

  当四个人和一匹马,踏过千山万水向西郁郁而行,他们始终在想一些他们想不明白的事情或者一些没有答案的事情或者即使知道答案也不能说出来的事情或者说出答案也什么都改变不了的事情。他们中有一个是不同的。它有秘而不宣的快乐,隐藏在别人所以为的浓郁的悲怆格调中,它所想的,在眼前;它所要的,在身边。当每个人都在拼命反抗宿命,那个在无数开头、万千选择、一切方向中都奋力游向同一个宿命的身影,我们想象着这个镜头,然后定格。是的,《悟空传》里的小白,那个被颠覆了性别的小白龙,在《斗战神》的鹰愁涧等待她的白马王子缓缓东来,已是五百年。蛇盘山那些痛苦的刑罚、挚交的背叛、远古的阴谋,她并非假装不知道,而是那真的一点都不曾落入她的眼中。她活在自己快乐的回忆中,眼中每一刻光景,归溯在必然的相遇,颠沛流离,安之若素。她始终保持着眺望的姿势,眼中是百年后的光景。

  金蝉说:“是的,这个世界有你不能到达的地方,有你不应到达的地方,有你一辈子也不会去到达的地方,你的世界并不如你想象的那么大,界限也许就在你的身边,而你却以为你可以去任何地方。”

  金蝉说:“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没有地方可去的,他们是流放者。你让他们回去,他们找不到来时的路,找不到过去的家园,就会死在某个角落。”

  当金蝉成为她的界限,她就再找不到来时的路。金蝉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

  但这无关结局。

  小白说:“原来一生一世是那么的短暂。原来当你发现所爱的。就应该不顾一切的去追求。因为生命随时都会终止。命运就象大海,当你能够畅游的时候你就要游向你的所爱。因为你不知道狂流什么时候会来,卷走一切希望与梦想。”

  这是一个绝无深意的故事。当走在风景明媚的蛇盘山,却发现一个个阴谋在等待着你。但你不断从寥寥的断章中感到一个简单而深情的小白。她的故事在时光的裂隙里,希望与梦想也许已被狂流卷走。

  也许没有。

[编辑:阿卟]
上一篇:《斗战神》波月洞故事背景及怪物背景 下一篇:玩家自发评选《斗战神》最帅技能TOP5

每周话题PK

文章排行榜

友情链接: